艾雅聽到哎呀就不小心應了

りぶさん本命!

我要在手上所有社交ac上宣揚本命りぶさん回歸的事實
誰也阻止不了我!!!
情緒激動得完全平復不下來啊啊啊
本命你回來就好!多久我都等!

HKC3最後一天,終於還是忍不住出夜了(捂臉)
第一次出,假髪不夠時間修得不好看🙇
跟基友陽夜cp出啦
然後加上基友戀驅和新朋友的普羅奇溫大集合(๑✧◡✧๑)♪

拿了馬年時的仿畫補補色。

另外,作畫工具就這些。嗯w


遲放過來了。

畫了馬。


劫数深渊 (2)

更新!又是深夜福利!
贰 - (热史的场合)
他们的相遇毫无情调可言,没有清丽的景致,也没有无云的晴空。
有的是灰暗的雨云与细微的风声。是江户最平常不过的阴天。
可莫名的,这平凡得毫无特殊可言的景色却深刻於他的脑海,至今挥之不去。
那天是江户年度比剑的日子,赛地上刀刃相击的声音不绝於耳。还有灰暗下的鲜红。
安静的站在边上,自己肩上披着的是主子家族的荣誉。
意味着必然的胜利。
而的确,他的剑术亦不曾偏离榜首。
因为重量,
那黯涛渊的重量
那在肩上的重量
那被注视的重量
他必须胜利。
但呼吸却不曾舒心,挥剑亦不曾舒畅。
手中一挥,刀刃上的鲜红散落,他的眉是一如既往的紧皱,
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身体条件反射的挡下丶进攻,又倒下一人。
顶上的天空,是快要下雨的阴沉。比过往所见都更压抑的阴。
就像是哭不出来的抑压者。
跟他很像。


再次看向对手席时,那里站着的已是另一位不认识的武士,
他黑色的披风有些破,淡棕的发下是蔚蓝的瞳,手怠懒的放在松挂於腰上的剑上。
然后他听到了一抹同样怠懒的声音,
“我说你啊,怎么一副苦瓜脸。”
紧握着剑的手一颤,而回答的却是一句淡淡的,
“我不知道”


接着是冲前对阵,凛烈的风声与刀刃的碰撞声。
其中夹杂了一句
“那我让你知道是为什么,如何?”
听罢,手中的剑便受到了一记震入心扉的重击,
他往后退了两步,手腕传来的是一阵麻痹,可心里的却是一阵高昂。
然后反击。
每一剑的碰撞,呼吸便舒心一度
每一遍的挥剑,手中的黯涛渊便轻一分


“当!”的一声,比试结束的钟声。
这场比剑被判为平手。
他看到了草津家不悦与众人惊讶表情的鲜明对比。
收起剑,他对主子点头请示,然后步向与其相反的道。
他需要独处。


坐到幽静的角落,那怠懒的声音再次响起,
“哟,你家主子好像不太高兴。”
他瞄了一眼声源,往旁边退了退让出空位,然后回道
“一山不能藏二虎。他们是不能接受自己并非唯一的榜首吧。”


“可你看起来倒是没有一点这样的情绪。”
听罢,他愣了愣。
一山不能藏二虎。世界之巅太高太窄,容不得并立。
他明白这一道理。可此刻他心里却是依然的高昂,没有一丝不悦。
他明白了。自己一直渴求的是能与自己对等比试的能力者。而非因家族束缚而取得的必然胜利。
“谢了”
他侧过头望向旁边的棕发少年,对方是一贯的懒散。
“呵,不谢”
那蔚蓝的双瞳闪过笑意,刹是好看。

“话说回来,你那时候为什么问我那种问题?苦瓜脸?”


“因为,你那时是一副想哭却哭不出来的脸。 ”
他猛的看向少年。他只是想开个玩笑,却从未料想得到的是如此认真的回答。
“现在不是好多了嘛?”
那清澈的双瞳中装满笑意,一直懒散不动的嘴上扬,在比剑中擦伤的脸上那抹鲜红在灰暗的天空下无比亮眼。
深深的刻入脑海。
“鬼怒川热史,黯涛渊” 他道出自己与剑的名字“你呢?”


“由布院烟,怒海劫。今天受你指教了,热史”
对方调笑着,脸容在微淡日光的勾勒下透着温和,令他久久回不过神。
“这边也受你指教了。烟”
一切如流水般自然的交流,相识就像是被注定的巧合。
“我说,往后也一起比剑如何?就跟你比得舒畅”
然后是对方的邀请。
“荣幸之极。巧合地,我也是比得舒畅。”
毫不犹豫的答应,嘴角是连他自己也没察觉的弧度。
转头看向渐散的雨云,脸上的笑容更甚。
然而就这么错过了那蔚蓝双瞳中闪过的情愫。
他与他
无名飘泊的流浪者与大户家族的守护者
於没有一丝情调丶平凡之极的一天相遇
万般皆注定,身入此劫中。
而我,甘愿被困於劫。
这天,平淡常见的灰空,格外难忘。
----------------------------tbc
* “ 万般皆注定,身入此劫中 ”此句修改自漫画“文豪野犬”中的“万般皆注定,身入此镇中”

劫数深渊(架空江湖梗)

五更!
架空江湖梗,
烟热武士设定。
我第一次穿江湖文。。真的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该死的写什么(泪)
希望没有ooc。

壹 - (烟的场合)
走在繁华的街道上,手中依旧握着腰间那把怒海劫懒散的走着。

怠懒的自己在忙碌穿梭的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果然不应该在这种日子出门的啊...”
但视线却依然坚持的仔细刷视着四周,想要找到些什么一般。

然后,一抹深蓝映入视线。
“啊..找到了”
呢喃话语的嘴角上扬,然后是快步的接近。
如愿的被转过身的对方撞上,然后是一句“噢,真巧啊热史。”

接着是对方一刹那的惊讶神情与笑意的切替。还有清脆的声音。

“是呢,真巧呀。小烟”

在大街上,配上清绿和服的他非常显眼,还有肩上披着草津家家徽的白色披风和腰间整齐系上的黯涛渊也是,加上清秀的外貌引来不少途人侧目。
反覌随意穿上深蓝和服只有一件旅行披风,还有把怒海劫松松挂在腰间的他,成了强烈的对比。

引来的途人开始议论。但当事人则不在意的站一起。
他与他
一个是无名飘泊的流浪者,一个是大户家族的守护者。
看似毫无交集,却在一次的相遇结识了。
“话说最近真神奇,每天都碰到小烟呢。你什么时候这么热爱出门散步了?”

“嘛...莫名的有兴致...我说待会去比下剑怎样?”

“我是没关系啦,但是那边那位少爷好像有关系呢...”
说罢,他才顺着对方的眼光看到在对方边上狠盯着自己的白毛。

“噢~这不是草津家的大少爷吗?在这里做什么..啊不,你什么时候开始在这的?”

吐出的句子语气中充分反映了自己心头的不爽。
对方的气压比刚才更低了,脸更不是一般的黑,
然后,传来的是咬牙切齿挤出的话语,

“我倒想你告诉我这半个月里每天隔三小时就一句好巧呀热史,才半个月就巧合撞到三十五次,然后带走我的人去比剑的你在这里做什么。由布院烟。”

“啊~如你所说只是去比剑而已呀,冰雪聪明的草津大少爷。我能在这里做什么呢?”

对。我能在这里做什么呢?你在他身边的这里我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白毛那黑脸,他心想
我看是连谈话也想要阻拦了呀?这表情。

“嘛,小锦你先回去可以吗?我晚些就回来。”
只见蓝发少年温和的笑道,那阳光般清爽却不失温柔的笑。

“哼,随便你。”
说罢就一个转身张扬离去。

“依旧的令人不爽呀。”

“小烟,你这样说就不怕被砍吗?”

“被谁?你嘛?”瞟一眼身边的他,“不可能。”
然后吐出肯定句。

“你还真有信心。虽然我的确不会。”
然后一阵烈风擦肩而过,身体条件反射的拔出怒海劫挡下那离自己颈部不到2公分的刀尖。
“但比剑的时候另当别论。”

映入眼中的,是对方双瞳中带着自信的笑意。

“哟~干劲满满嘛”
一使力挥开那闪着寒光的剑。

在对方后退两步回道"你不也是"后冲前对阵。刀刃的碰撞声。
烈日下刀光剑影,跟四周清丽的景色毫不应和,却没有一丝不妥。
把一切放在剑上挥洒的感觉看起来绝妙,他们的脸上尽是笑意。

此刻,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
那刻,比剑世界的顶峯也只有他们。
自相遇一刻起,能足以与自己比剑的只有彼此。
曾听说,
所有的巧合要么是上天注定,要么是个人偷偷的在努力。

那么,在努力的人是谁呢?

“当!”的一声,这次先感到疲累的是手持黯涛渊的蓝发少年。

“小烟,你今天特别有干劲呢..”
他跟着对方收剑,坐到地上,
“嘛...巧合而已”

在努力的人,是自己吧。
反复练剑,有干劲的出门,制造着有意的巧合。
“什么啊,那是。”
看着对方的笑,他更确信在努力的丶陷在情中的,是自己。

“谁知道”
他笑了,转头望向那已西下的夕阳,
就这么错过了蓝发少年对他宠溺的笑。

他与他
怒海劫与黯涛渊
他知道自己早已深陷其渊 ,却殊不知对方亦已被困於劫 。

夕阳西下,拉长的是两道并肩而坐的影子。
-----------------tbc

烟热架空侦探小段

二丶三丶四更是架空的侦探小段!
热史侦探,烟助手设定。
很短。
不是文艺!你没看错!我这次没写文艺了!

1 案发现场
接到受害者家人的电话,在对方的催促下赶到现场,

眼前是一具被刀刺杀身亡的男尸,上半身的衣服沾满鲜红的血紧贴胸膛。

烟:嗯...

热史:真罕见呢,小烟你竟然这么认真

烟:啊..不是,我是在想,还是热史你的胸比较好看。

热史:...在说什么呢你...

男尸表示,死了的人也不放过吗你们!?
-------------------------------------------
2 委托现场

委托人:这是资料

热史:谢谢。我说小烟你肯起来工作了没?

烟:...不...让我多睡会。

委托人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扬名整个小镇的侦探二人组的助手整个挂在比他矮半个头的大侦探身上,脸还埋在对方的颈窝上嗅着说热史你换洗发水了
的画面表示
现在这世道,连委托人也不让活了!
-----------------------------------------
3 讨论案情

热史紧皱着眉,
眼前的桌上堆满一叠叠标记整齐的资料与证物,但思路却不见清晰。

烟:我说热史呀,反正这案子今天是破不到的了,现在又大半夜的呀...

说罢把还沉醉在推理世界的对方压倒在桌上,

热史:我说烟先生呀,你这是什么意思?

烟:做运动促进脑细胞活动

然后抢在大侦探反驳之前堵住他的唇。

案情什么的,随他去。和这些东西比起来我忍了大半天的 -哔- 欲更重要!

同桌/邻座10题!(3)

深夜更文,今天是脑洞之夜!
所以我来个五更了!
由10點多码到现在连续五更!请笑纳!
首先是本篇同桌段子!

2. 下节什么课啊?(烟的场合)
自开学那天开始,他每天怠懒的日常便多了一抹声线的存在。

“啊...好困...”

啪的趴在桌子上望向窗外,只见开学天那晴空万里不知何时已被阴沉的雨云取代,
哗啦啦的声音不绝於耳。

“今天的课才过去了三分之一喔。这么快就困了可不好呢。”

那抹清脆的声线从旁边传来,依旧的带着笑意。
侧过头看向声源,身旁的蓝发少年正拿着那本黑色书脊的书认真的读着。
他记得这本是他们初见那天对方带在手边的书。
对方相对櫼细的手指翻过雪白的书页,褐色双瞳的专注认真反在鼻梁上的镜片中,
让人不忍打扰却又惹人着迷。
而他亦的确正着迷的盯着对方认真不言笑的表情观察起来。
这家伙,就算不笑起来也颇好看的嘛..话说手真的是好看,跟手感一样看着就感觉良好。是说我好像盯他颇久了他都只专注的读着那小说呢。对视线的感知也太迟钝了吧,怎都不看过来一眼...
不!等等!我在想什么?好像哪里不对?! 
脑内随即想起的,是开学那天清晰映着自己的那双褐瞳与当时不明掠过心头的愉悦。
内心一瞬陷入翻腾的混乱之海,可现实的他却仍然静静的盯着对方直视书页的清亮双瞳不放,
不知为何,看着现在这样的情景莫名感到不爽。
“呐,热史”
行动凌驾在理智之上,回过神的时候对方已收起在书上的视线望向了自己,瞳中闪过一丝疑问。
他翻了翻自己词汇不算多的脑内词典,几秒后才吐出一句,

“ 下节什么课啊? ”

说罢他简直是想狠狠的把头撞到桌上顺便钻进那个可能会被成功撞出来的洞里。
你丫的,这该死的什么白痴问题?!我的脑回路是坏了吧?是坏了呢?还是坏了啊?!

“是数学喔。烟你怎么了?脑回路好像不正常了?”

啊...颇了解我的嘛...
他看着对方略带困惑的双瞳,这次映在上面的是自己面瘫的表情。

“...啊...大概是吧”

嗯。一定是脑回路坏了。而且坏得彻底。
这只看到映在对方瞳中的自身身影便心头浮现愉悦的我,脑回路绝对是坏掉了吧。
他把脸缩回胳膊里藏起那不住上扬的嘴角。 
罕有的出现不眠症的数学课开始了。或许往后会更多的出现也说不定。
但是,感觉并不坏。
看着因他在清醒听课而惊讶得把教材摔一地的教师和身旁忍不住偷笑的少年,他如是想道。
--------------tbc

同桌/邻座10题!(2)

我来更文了!
对不起,前些太忙所以没有更(双手合十)
同是第一题,不过是热史视角的w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其实是我想不到第二题的梗才这样嘛!(X
这次是狠狠的文芸了一番...总觉得遇上热史就逗不起来呀。
感觉到字数和偏坦情绪的,请不要怀疑,
因为这是事实!我就是爱热史小天使!(自豪个毛
那么w以下正文。

1.你好,我是××× (热史视角)
春,被樱染红的街道。
缓缓踏在那铺满落花的碎石路,视线被脚边因微风而飘散的樱花吸引数秒后再度放回手中的小说上。粉色的花落於黑色的书脊上,格外鲜明。

两旁的急促步声和打闹越来越多,一浪浪粉色被风卷到半空。
抬眼一看果然是一年级的新生。
看着那些充满朝气的身影不由得感叹
“真是青春呢。。”
与看过无数次的中庭擦肩而过,走过教室,驾轻就熟的踏上二楼拐进图书馆。
在那依旧洒上阳光的幽静角落度过时光。

片刻,微风吹起了那片停在书脊的樱,夹带着一阵淡淡的甜味,
好熟悉的味道...
想罢,视线已脱离字词看向那被阳光镀上淡金的窗外,
意料之外的,一个棕毛的身影撞入视野,那青年下垂着眼踩着缓慢的脚步朝大楼走来,怠懒的气质一览无违。
钟声响起。眨了眨眼睛,合上手中的书藉,起身朝教室走去,
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心里默念着疑问,以至於身边传来一句“真麻烦啊...”的抱怨才发现身边已有同桌。

“噗,这句话,如果被表山老师听到的话说教会加长的喔。”
自然以而的接话了,就像已经经历多次一样顺如流水,没有一丝违和。

“啊...所以说一切都好麻烦,一点干劲也没有呀...”
对方亦同。
愣了愣,看向那怠懒声线的主人,是那头蓬松的棕毛!
那淡甜的味道围绕着四周,感觉熟悉不而。
“真的很没有干劲呢”

对方忽地一个激灵转头看向自己,大概是这才意识到自己和谁在说话了。
他微圆瞪的双瞳是天空的颜色,同样晴朗无阴。

“啊,忘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鬼怒川热史。”
伸出手后悄然地观察着对方,却发现自己的手正被对方肆无忌惮的目光直接打量着,
是我手上有什么吗..?还是..这个人是,手控什么的?不不这想法有点不太妙呀...快忘掉!

“那个...由布院同学..?”
试探性再叫他一声,

“叫烟就可以了。”
不知是对方忽地冒出一句令人有点跟不上,还是自己也被对方的怠懒传染了,只能做出困惑的神情作回应,

“由布院烟。”

啊,想起来了。
那是温泉馒头的味道。

想到答案的同时不禁失笑,
“那请多指教,烟”
只见他蔚蓝的双瞳亮了亮,然后伏上我伸出的手。掌上顿时一袭温暖。

“啊...请多指教..热史。”

他半垂的双眼弯起了,嘴角也是。就像雾散去后的晴。

“烟你笑起来还不错嘛。”
我从他瞳中的倒影看到自己不自觉一同勾起的嘴角。

“你不也是。”他回道。

“说起来好像闻到了温泉馒头的味道呢”

“喔~你能认出来嘛,一起吃吧?”

一切的话语顺如流水得不可思议,就如早已合演过无数次的舞台剧。
暗暗笑了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情文艺了...
看着对方填满笑意的蓝瞳与伸过来的手,
嗯...不过感觉也不坏。

自己的嘴角仍然上扬着。
这个学年大概会比之前的不那么沉寂了。
----------tbc

然后多嘴的说一下脑洞,烟喜欢的食物是温泉馒头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是和热史初见时带在身边并一起分享了的食物。
很有纪念价值什么的不是么www

同桌/邻座10题!

小烟视角w

1.你好,我是×××
4月。樱花正盛。
抬头看了眼蔚蓝晴朗的天空,不得不慨叹每每开学天的天气都是如此的晴朗又充满干劲。

“啊....没干劲啊...”

又是一个呵欠,踩着连自己也觉得懒散的脚步踏进已经度过了两年的校园。没有什么可感叹也没有什么可期待的。看着擦过自己身旁奔跑着的新生不由得蹦出一句“真是青春啊...”
虽然自己也不是比他们大多少岁就是了...
不等等,我这种想法也太显老了吧..明明还正值芳龄的18歳呀!糟糕了,难道压力过大更年期提早了吗!?
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脸颊,
嗯还好皱纹还没长出来。

带着一丝欣慰拉开了教室的门,今天也华丽的迟到了。
“由布院同学,开学的第一天就迟到了还真有你的风格。待会来职员室一趟。”
“....是...”
把自己摔到最后排的空位上默默的补上一句“真麻烦啊...”

“噗,这句话,如果被表山老师听到的话说教会加长的喔。”

“啊...所以说一切都好麻烦,一点干劲也没有呀...”

咦,等等,我正在跟谁说话?!本能自然而已的接话了!

“真的很没有干劲呢”

猛的转头看向声源,那里坐着一个不认识的蓝毛(咦?),鼻梁上的眼镜和那竭色的双瞳散发着聪慧。

“啊,忘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鬼怒川热史。”

他轻笑着,说话的声音很清脆,伸出的手不过份櫼细也骨节分明,看起来手感不错。
我就这样看呆了。

“那个...由布院同学..?”

“叫烟就可以了。”我回过神来看到他双瞳中闪过的困惑,再补上一句“由布院烟。”

他的双瞳随即因了然而亮了亮,然后是那轻笑的声音,
“那请多指教,烟”

那瞳中的透着清亮却并不刺眼,反给人温暖的错觉。就像冬天必备的被炉,令人舒适。
我伏上他伸出的手,的确,手感很不错。

“啊...请多指教..热史。”

他的双瞳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即被笑意取代。

“烟你笑起来还不错嘛。”他笑说。

我这才从他瞳中的倒影中看到自己不知何时勾起的嘴角。

“你不也是。”我回道。

在他清脆的笑与话题中,一个想法萌生。
这个学年大概比之前的不那么麻烦了。
我的嘴角依然上扬着。
-------tbc